即時新聞:
麻辣開講
 對症下藥才能解決問題(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2017-04-1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社會上有一種論述說年金改革將影響國民消費能力甚至消費意願,蓋原來領十幾萬的現在被改成四五萬,這些人消費能力當然下降了,而且有些人對未來收入之不確定性而加強儲蓄而影響到國民消費意願;這個說法似是而非(不是全非),因若當前年金運作都很正常的前提下這種論述就很符合經濟學原理,但若現行年金轉眼就會破產,大家就連年金都領不到了哪還能奢言談消費能力或消費意願、那就如空中樓閣畫餅充飢之不切實際了,所以對現在一些電視談話節目漫天談此問題就讓吾人深感國民黨的愚民策略歷久不衰惡性不改、只想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話題來愚弄人民,真是可惡至極,無以復加。 就從另一個角度來說,若當前的年金制度不會破產,但年金差距太大也不利於社會生產力與國家競爭力,就像現在全國有四百萬人平均月薪在三萬元以下,扣掉房租和三餐伙食費還有多少錢可用於其他娛樂進修甚至買書刊雜誌等精神食糧和吸收新知識,所以這樣就影響到社會消費力及國家生產力了;1982年10月22日鄧小平在接見印度社會科學理事會代表團時談了一段話:「第三世界負債那麼多、日子怎麼過啊!如果發達國家不拿出些錢來幫助發展中國家發展,發達國家在第三世界的市場也沒有了。世界上的國家富的愈富、窮的愈窮----」,1984年5月29日鄧小平在接見巴西總統菲格雷多時亦說過相類似的談話;鄧小平這段話是在揭櫫貧富差距越大對富國也不是絕對有利的,故富國要拿些錢出來幫助窮國發展經濟、也是等於幫富國發展擴大市場;這個道理在社會經濟也是一樣的,一個社會財富愈平均,其消費力就愈強、為了滿足這些消費者慾望則其國家生產力就會愈大、國家競爭力也會愈大,這是很膚淺的經濟學原理,若眛著這麼簡單的經濟學原理而創造一些無稽的話題來誤導社會大眾,這些人就是心術不正、這種政黨就是黑白不分黑金合體金慾橫流的政黨,只想欺騙選民海撈政經利益、中飽私囊確保再續黨庫通國庫的黑金政黨。 所以現在年金改革之問題在患不均,當然最重要的是在國民黨政府亂搞惡搞數十年之後,年金將在短短幾年之內破產(這是馬英九高華柱都說過的話),年金破產了大家都領不到年金了,那就甭再談啥消費能力或消費意願的問題了,這是沒對症下藥故無法解決問體的。 當然要對症下藥也要有能力「對症」和有能力「下藥」,像馬英九在總統任內也知道年金不改不行了,他有能力「對症」卻沒能力「下藥」,就把這個病入膏肓的重症留給更高明的蔡英文博士和陳建仁博士來醫治,這一組當然比馬英九吳敦義那一組強很多了,吳敦義努力賣命日以繼夜的跑了四年「攤」,最後說這四年副總統是一生中最沒有成就感的四年,可見吳敦義的能力真的不行、從高雄市長以來社會風評也不佳;如此差勁的總統副總統沒能力解決年金問題當然是天經地義之事,所以蔡英文政府只好像北京大學楊昌濟教授寫給他後來的女婿毛澤東的一副對聯「強避桃源作太古、欲栽大木柱長天」,更像毛澤東寫的詞「倒海翻江捲巨浪」「天欲墜、賴以柱其間」,這就是蔡英文就任總統一年來的「倒海翻江捲巨浪」「世上無難事、只要肯登攀」;吾人相信馬英九吳敦義政府留下的到處爛汙泥流,終究會在蔡英文的毅力與魄力下克服解決對症下藥的。 吳敦義最近他說了一句「天方夜譚」的笑話:「沒有蔣公光復台灣,哪有姓李的、姓蔡的總統」,吳敦義這句話的邏輯分析可打零分,蓋這句話要真正成立的前提是「台灣是蔣公光復的」及「李總統和蔡總統的總統大位是蔣公冊封的」,這兩個前提成立時吳敦義的話才能成立,但台灣不是蔣公光復的,蔣公的領導對日抗戰之史實要先和中國共產黨「喬一喬」再下結論;再來是蔣公領導的國民政府一路被日軍追到重慶大西南,差一點點就又要逃到雲南昆明(指遷都),要不是美國在日本丟了兩顆原子彈,蔣公哪有能力「光復台灣」?好吧!就假設蔣公「光復台灣」這檔事成立,但要不是台灣「黨外」與民進黨民主先進同志的出生入死不停的民主運動,就像毛澤東一樣「為有犧牲多壯志、敢叫日月換青天」,台灣哪能有機會民選總統啊!所以無論是李總統或蔡總統甚至馬英九總統吳敦義副總統都是台灣人民不怕死的民主運動(包括鄭南榕、李敖視死如歸的向國民黨蔣幫集團爭取言論自由)爭來的;當然啦!如果沒有「宇昌案」則「蔡總統」很可能在2012年就產生了,斯時就真的沒有吳敦義副總統了;從以上簡單分析就可知:有沒有李總統和蔡總統跟台灣自日治時代開始的民主運動有關,跟蔣公有沒有光復台灣毫無關係,這是吳敦義邏輯分析能力太差所產生錯誤的結論。 吾人就再舉一例佐證之:前不久吳敦義引述蔡英文總統講的話「勞工是我們民進黨心頭最軟的那塊」,但後來有勞工(其實是記者)問她「一例一休」問題時,她卻要記者去找老闆談;吳敦義用這兩個問題做比較來顯示蔡英文只是說得好聽但做得難看,如果吳敦義真如此想法那他的邏輯觀念真的太差了,民進黨從「黨外」時期到建黨以來一直和勞工朋友心手相連、並肩作戰(選戰)打拼,這已是歷史難以磨滅的史蹟,四十歲以上的台灣人民都知道這段歷史,民進黨可謂是最了解最關懷勞工的政黨而國民黨卻是大財團大資本家(包括國民黨自己亦是)最親密的戰友,這也是全體台灣人民都知道的狼狽故事;所以勞工是民進黨心頭最軟的那塊,這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之事,就是因有此心理反應故蔡英文很在乎勞工「過勞死」的問題,她希望有個制度能使勞工可免於「過勞死」的危機,這是「一例一休」立法之初衷與原始旨意;而「勞工是民進黨心頭最軟的那塊」也只是一個唯心之論,與勞資問題之唯物之論之層次不同,這是周恩來與鄧小平講的實事求是之原則問題;勞工碰到勞動條件不合理時當然要先向老闆反應、不果、再向勞政單位反應;若有法律不合理問題則向勞動部或立法委員反應;若一開始就向總統反應、總統只有兩種做法、一種是交給總統府祕書長轉交給勞動部去循政府體制依法辦理,一種是請勞工朋友先和老闆協商合理的勞動條件,未果、再找勞政單位行政救濟,所以蔡英文如此和勞工朋友(其實是記者)答覆也沒錯,但吳敦義頭腦不清楚把兩個不同層次之問體纏絞在一起、以假亂真、以偏概全來胡亂欺騙民眾,讓勞工朋友遇到不合理勞動條件還不知如何處理;說吳敦義頭腦不清楚可能太沒道理、還不如說吳敦義頭腦太不正派恰當一點--比較合乎問題之癥結,如此對症下藥才能真正解決問體。金溥聰教授說「國民黨就是太虛矯」,吾人亦常說「國民黨太不正派、太親小人遠賢臣、太拉攏勾結資本家大財團遠離農工朋友」,這就是國民黨最難醫的病灶,積重難返,所以一定要對症下藥才能解決國民黨生死存亡之問題,光靠詐術騙人只能騙一時是不能騙一世的;國民黨真的要靠騙術立黨嗎?(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