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新聞】
肯納自閉症基金會x肯納園社企 台灣唯一照顧雙老莊園親子宅上樑
2020-03-21

【勁報記者羅蔚舟/桃園報導】
位於桃園龍潭區接近石門水庫的肯納雙老莊園,今(3/21)日舉行莊園親子住宅上樑典禮,代表肯納雙老莊園願景邁向樹立「居家+機構」融合型雙老照顧模式的新里程碑!肯納雙老莊園期盼打造台灣第一,也是唯一的永續新照顧模式,同時冀望要植栽成為石門水庫的後花園,也成為肯納社區家族們共住、共力、共享及共治和共照的莊園。

龍潭肯納雙老莊園親子住宅已於108年6動工建設,預定在110年第一季後可以陸續進住。莊園的社福機構正處設計最終階段,計畫在109年下半年展開建設,預定111年展開照顧服務。莊園親子住宅今日上樑活動中,肯納基金會及肯納園社會企業的董事長彭玉燕及莊園的家長們,特別感謝過往支持和未來護持的社會各界,並邀約大家到肯納雙老莊園走訪參觀並品嚐美味的肯納有機蔬菜;而當年勇於跨出花蓮肯納園共照腳步的四個肯納家庭,在龍潭肯納雙老莊園中已然形成肯納家族的力量,並落地實踐,使得雙老的信念不是空念妄想。

長期安置身障孩兒一直是家庭內重要又艱困課題,社區照顧是不可行的;機構照顧又擔憂適應和品質等,甚而不被接納;居家照顧是較可行的方式,但又面臨主要照顧者---父母的老邁。肯納(自閉)兒比一般身障孩兒的長期照顧面臨更艱辛的困境,他們有溝通無法表達、情緒不穩及生活自理不足等諸多非社會化狀況。因此,家有肯納(自閉)兒常註定是命運對家庭的試煉,身為父母如天命般必須為這些折翼落難的天使—肯納兒撐起保護傘。未來,他該怎麼辦?一直以來,由父母為他們撐起的保護傘,可以說撤就撤嗎?只是假想若撤了保護傘,彷彿就已經看到他驚慌、恐懼、不安及孤獨的臉……。

21世紀的最初十年,花蓮有個肯納園,其係特別為不同家庭的肯納(自閉)青年打造的共居照顧的理念行動,為什麼肯納園後來會「舉園」撤離花蓮,無奈的原因很多,有關土地使用、實際持續營運、肯納兒的生活自理培訓、社福資源的挹注……,還有家長的參與投入,在眾多因素考量下,只能把肯納園打掉重煉,是當時最好的選擇。花蓮肯納園不得不結束,但最初的夢想和理念卻沒有滅絕失去。

身為肯納家庭的夥伴,從花蓮的肯納園共居照顧的理念行動中,學習到共同開啟了屬於肯納家族的「創世紀」。肯納父母們集人、集力和集資共同建造了台灣第一,也是唯一的肯納雙老莊園---讓肯納家庭的父母與肯納(自閉)兒共同雙老。肯納家庭努力聚合有相同理念的家庭,用共創的力量合力共同照顧彼此的肯納孩子,還有父母自已本身!這是肯納家庭對老後生活的美好想像願景:有個風景秀麗的地方,一起買地再蓋一棟屬於大家合意的房子,建立共好家庭社區,形成相互共同照顧的核心價值,擁有好品質與幸福的人生,更是「肯納雙老莊園」最重要的精神!

在肯納園走入歷史的十年後,肯納基金會及肯納園社會企業的董事長彭玉燕受到肯納家長的號召,再次啟動龍潭肯納雙老莊園讓這個夢想;將近二十年過去了,肯納家庭對肯納青年安置更為急迫,父母老了,年少的孩兒也步入中年階段;花蓮肯納園的經驗,讓肯納家長們學習到,創造「龍潭肯納雙老莊園」,必須喚起具有共識的肯納家長,也集結肯納自閉症基金會、肯納園社會企業和相關各界的力量,才足以撐起肯納雙老莊園的共同願景與行動實踐。

龍潭肯納雙老莊園得能步步為營、拾階而上,肯納園社會企業以組織團隊模式,結合肯納家長、基金會及相關協力單位共同推動龍潭肯納雙老莊園的工程興建、監督及照顧服務配套的發展導入;在龍潭肯納雙老莊園興建過程中,特別建置肯納有機農園及肯納星語小站,促進參與雙老莊園的家長的人際、情感、照顧及未來共創的交流和互動,促進永續照顧循環的共識實踐。

龍潭肯納雙老莊園是結合莊園親子住宅及社福機構照顧的社區聚合體,是台灣第一,更是唯一的新照顧服務模式,融合了居家照顧、社區照顧及機構照顧的優勢特色,揭櫫全週期持續性照顧為終極目標,規劃相關配套行動,讓個別家庭的辛苦照顧更換成為共同照顧的生活圈;為達成全週期持續性照顧目標,獨創肯納護照的照顧資料庫,減少照顧者更替時的銜接空窗,更將莊園親子住宅及社福機構比鄰建設,硬軟體相戶結合,還有肯納農場的園藝支持。美麗大道雖尚待綠蔭成美,但前進入口悄然開啟,現在就是大步前行。

(圖由肯納自閉症基金會和肯納園社會企業提供/1.打造莊園成為石門水庫的後花園植栽活動。2.肯納農園扮演雙老莊園的先遣部隊。3.龍潭肯納雙老莊園。)

即時新聞: